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新年守望,只是记起此刻的晴好

新年的第一天,天空湛蓝,阳光晴好,如此明媚。不禁跟这个城市道声“早安”,跟自己说声“新年好”,旧年的忧伤和阴霾放在了脑后。在新开传奇网站里面,很多事,不去多想,也许过不去,却是暂且忘了。只是记起此刻的晴好,由着天气的晴朗而染了好心情。

宝上午有课,简单收拾了家务,便信步走出家门,没有目的,只是想走走。对,走走,或者这一天走出来,会一年都平步顺意。也不辜负新年新天明媚的阳光,和新年里空气里特有的味道,空气是清冷的,吸进肺里,仿佛给心肺打开了空调,换了清新,干净了,纯净了。呼出浊气,人好像清亮许多,轻松许多,其实不过是脚步轻了些。新城的街道格外干净,人不多。放眼出去,偌大的城市仿佛目及的空间里并没有其它人,其它事,我可以一个人撒欢儿。我却也只是多做了几个深呼吸,并没撒欢儿,虽然内心里总是想撒开脚丫奔跑上一阵。

想起昨晚和宝唱歌。我唱《爱情啊》、《类似爱情》、《亲爱的小孩》、《醒来》、《我曾用心的来爱着你》。宝唱《南方》、《雨一直下》、《我的滑板鞋》、《this is in love》。
唱着歌,宝说可乐太甜,我说茶太苦。我们喝酒吧。于是每人一罐啤酒说是为跨年庆祝,结果两罐啤酒宝喝了一罐半还多,虽然只有十六岁,却是个大孩子了,或者是自诩的长大了。我只是喝了几口便有些微醺,还说写点什么,边写边等待新年。却十点多便困了,睡着了。也便忘了要守望2015的到来,和每个日子一样,好像也一夜无梦,天便亮了。或者真的是又长了一岁,对于守岁也没了热切。而宝自己说他写了点作业,看了一会他一直看的小说《文理双修》,静静地过了十二点才睡,而十二点时却是也没有预想的庆祝的迎新年的鞭炮声,城市安静极了。却在快要睡着时,听到了远处零星传来了一阵鞭炮声,看表已经是十二点二十分,是哪个后知后觉的人呢。新年来了,没有快一点,也没有慢一点。

家离莲花湖不远,一会就到了。 莲花湖的门口,有人正挂起了花灯,几只金羊银羊正雄赳赳的模样奔向新年。金羊开泰,吉祥的兆头。

惦记着冬天的荷塘,这几天总想拿着相机去好好拍几张照片。 相机在家时,总想不起该拍些什么。 而信步走出来,看到心怡的景色,常常发现没带相机。 生活里总会有很多矛盾的遗憾,常常这样无意的拧巴着。就像切着洋葱,辣得泪如泉涌,直至抽咽着停不下来。而真的伤心难过时,却流不出一滴眼泪。
有了习惯,走在路上,总是想将看到的,想到的记录下来。仿佛可以抓住时光的尾巴,将岁月的面纱撩开,就可以看得清它本真的模样,尽管,长长地走来,依然迷惘,依然茫然。

前日拍过一张照片,透过枯裸的柳枝,一张椅子面前是一片空茫的雪野,没有一丝痕迹,哪怕人的脚印,哪怕什么小动物的踪迹,仿佛世界是静止的,没有生物的活动。我给它起个名字叫“空等”。世界本是空的,认为放置太多的负累,以为的得到,是不知怎样的失去。如此的空,怎么看起来都觉得仿佛缺少什么,总想再去那,看一看,在空的雪地上,踩上一串脚印,那样它就可以叫“走来”,或者叫“离去”,若是脚印多些,就叫“徘徊”也好。可是,再次走到这,什么都没改变,依然是空茫的雪野,冬天的风都显出温柔。我却是有些惊呆的,我以为肯定早就脚印凌乱,毫无画面感了。竟然都没变,一切如旧,世界还有一处可以不变的空地,阳光,微风,垂下的柳枝和一张空椅子。我也在那一刻改变了主意,便不去踩上脚印,去制造一个叫做徘徊的故事。世界如果能够留有一片空茫,不被打扰,也定是幸福的。

到了荷塘,气温很低,没有相机便用手机拍。光着手拿着手机拍照已经不是一件美事了。手很快冻得有些僵。每个人都有心中偏执的喜好,如我,就是喜欢上了拍照,虽对于相机的技术参数,那些说明书上的介绍知之甚少,却是勇敢地拿起来,只顺应了感觉。想来,一些事物是需要弄个明白的。或者是时候该好好看看相机的使用说明书了。让摄影也能准确地表达出心中所想。
最近很喜欢在荷塘边走走,大雪覆盖了湖面,或者早已经冰冻三尺余了,因为已经有人的脚印重叠着走出一条小路,直通向湖心的小岛,那个小岛在夏季时,隔着水面,一般是过不去,上不了岛的。只有到了冬季,人们才会了了心中好奇,走过冰面,站在岛上,虽然那个岛并没有什么独特。对于我,却只是多了一个站在湖边发呆的人。也许哪一天,一样不需要什么理由,也是会去的。
喜欢在荷塘走走,其实却是喜欢看姿态各异的残荷。荷枯了,有的是一把遮阳的碧叶直接弯下来垂在了大地。有的像小伞样的叶子不知哪去了,只直挺挺的剩下光秃秃的茎,或是还有水分养着,一任风雨,一任夏秋过去,孤傲地等来了冬季,站立在茫茫的雪野,多了些英气。大多却是倒伏着,枝茎交错,纠缠,不知是枯萎的样子很凄惨,还是交缠的样子很温柔,一任时光的摧残。阳光下,他们的影子印在雪野上,各种线条交错,却也是难得一见的一幅美丽的画面。或者就是这些纠缠的美吸引我,看了又看,走了又来。将自己的鞋子和枯荷框在一个画面,感叹时光又老了一岁,我却倔强的在原地伫立。

看不够,拍不够。心中却也是想了很多。从一段喧闹,到一段凄清。从仙子的垂爱,到寂寂无人眷顾。从夏日微醺的香风里徜徉,到冬天悄然无声的雪野孤魂。或者是我想多了,世界本是如此,湖边的老树何尝不是褪掉盛装,只剩下枯褐的树干和枝条。夏花不也是也从极致的绚丽到销声匿迹。植物的短短一季,何尝不是人们长长的一生。是的,我们终将老去,难道看着枯荷,冥冥中是在祭奠逝去的岁月?忽然心里一紧,想起一个和我同龄的朋友刚刚做了大手术,说好了,回来要去好好陪陪她,愿她快点回来,早日康复。如此,岁月不都是无声的走过,有时候也会晴天霹雳,让人措手不及。忽然害怕,如果明天和意外来的顺序错了?唉!再无心走下去,心情不由有些沉重。使劲摇摇头,新年了,会有新的希望,新的天地。

回来路过湖边一个亭子,亭子旁边有一个向阳的斜坡,许是雪时北风,坡上落了一层厚厚的雪。隔了亭子,整洁干净,无人打扰。忽然想起刚刚在湖面的雪地上看到的不知是谁画下的一颗心。就也想留下点什么。想是今天是2015年的新年,纵然有再多不快,也留在旧年好了。便庄重地写下“2018”,也便悄悄地留给了自己一个再来看冬雪看枯荷的念想。
欣喜着,2018,你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