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岁岁履红尘,年年添白发

传奇sf游戏中,花开花落,秋去冬来,无论如何感慨,何等惆怅,也拉不住2016的最后两天,时光总会一刻不停的步入2017的门槛。时至数九寒天,但天气尚好,没有小时记忆中冰天雪地北风呼号的寒冷,没有现在都市雾霾笼罩人心惶惶的境遇,没有青山绿水只有大地苍黄,可天蓝云白,风清月明,和煦舒适。今天也是农历的腊月初二,也就是说我们自己的“年”也临近了。此刻很想说点什么,但凌乱飘洒的思绪总是不能整理成章,一年中发生太多的事情让我应接不暇。

春日,正给婆婆妈唠叨给她娶孙媳妇的事,狠心的婆婆妈干脆结束了我做媳妇的资格,让我做起了纯粹的老婆婆。睿智一生的婆婆妈连去天国都选择在风和日丽的暮春,走在婆婆妈的墓地,各种野花迎风摇曳,把我的思绪拉的很远很远,刚嫁到婆家时会经常看到那些野花的,因为生活窘迫的婆家就住在山畔。老话没错,家和万事兴,和小叔一家和和睦睦勤勤恳恳,不说致富总算脱贫,小叔一家住进了新农村的砖瓦房,我们一家也住进了别人口中的“城里”,八十四岁的婆婆妈也享受到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。婆婆妈离开的时日,不说常常偶尔会很想很想她,不为不舍,不为遗憾,是一种想见到她思念,想给她梳梳头,想给她洗洗脚,想给她唠叨唠叨很多人很多事。

角色的转换一度让我无所适从,90后的前卫张扬,幼稚无担待,只让我这传统的老大妈心里发怵。仔细想想,每代人都有其特定的时代特征,自己糊里糊涂快快乐乐不也从媳妇做成了婆。再说,自己也不是老成守旧顽固不化的老古董,释然中在新的角色中且行且珍惜吧。

今年体会最深的一句话是“计划没有变化快”,九月份突然决定搬家,我的心空落落地。合水才是我的家呀,在合水奋斗了多半辈子,亲人朋友同事都在合水,突然搬家就像没了魂没了根。那晚,睡在床上,清静寂然。夜半,看着窗外如水的月色,宁静舒适,秋虫不失时机的起劲和鸣,轻灵有趣,心也渐渐平静下来,怅然中自我安慰,亲人么,想了就回来看看,朋友同事么,寂寞了就回来聚聚,挺好!

神游时惦记最多的还是兄弟姊妹们,搁现在很难想象我们的父母如何养大七八个儿女,积劳成疾的父亲早早去了天国,其实父亲留给我的印象已经很是模糊,记忆深刻的是父亲是一位慈父,不是传统里的严父。想去世了的母亲,想母亲年轻时的磨难,想母亲中年时的艰辛,想母亲年老时的苦痛。人常说“妈在,兄弟姊妹是一家。妈不在,兄弟姊妹是亲戚”,话虽实在,但没有了父母,才更觉着兄弟姊妹的亲情可贵,尽管岁月的年轮拉远了彼此的距离,生活的沧桑疏远了彼此的惦念。可兄弟姊妹仍然承载着血浓于水的骨肉亲情,依然牵绊着打断骨头还连着筋的一脉相承。特别是今年二姐夫的突然病逝,让我悚然惊醒兄弟姊妹都老了,老了呀!难怪连排行最小的我也名列不健康的行列。如今总会常常牵挂兄弟姊妹的病痛,牵挂兄弟姊妹家家那本难念的经,情深处心会一抽一抽的痛,无奈时兀自会泪水泉涌,只有默默的祈祷,让他们的病痛少一些,让他们的日子顺心一些。

时光总把岁月的酸甜苦辣一缕缕撕扯的斑斑驳驳,留下的七彩霞光像今冬那场若有若无的雪粒瞬间消融。搁置了事业,疏远了同事,冷落了朋友,淡漠了亲人。蜗居一隅,人皆忙,我独闲,晕乎脑,抑郁情,给谁诉?不能像年轻之人任性宣泄,不能像耄耋之人随意挥洒。造物之奥秘,生人之艰难,非你我所能穷尽也!哎,不可说,不可说!

岁月的流光总在不经意间让人措手不及,曾经勤奋热情豁达乐观的我曾几何时也变得如此感性懵懂了,是否有为赋新词的嫌疑,然少年不再,年过半百,已识愁绪。幸甚?大幸!缘自于亲朋的默默陪伴,犹如老家跟进的这几盆花,在友情深处流淌着丝丝暖意,在平凡中留下一朵朵美丽的浪花。

冬,终不会寂寒!

后记:在传奇sf游戏中,时间的残留总是击碎着记忆的推移,风尘岁月,随风而去,梦魇中的栅栏爬满青苔,在清冷的月光下泛着墨绿色的光晕,心似游离,在诉说那微凉的思念,等候在时间的指针里,让飘渺的心思随着秒针一圈圈的转动,对少苦楚在圆圆的转盘上凝望阡陌红尘,转眼飞叶落肩,伴着时间的花韵,即便望穿秋水,依然在痴情的等候。